物業經理人

案例:物業管理人未有效履行管理維護職責,應承擔過錯賠償責任

2938

案例:物業管理人未有效履行管理維護職責,應承擔過錯賠償責任

  高空拋物墜物典型案例:

  何某訴廣州某物業公司中山分公司等物件墜落損害責任糾紛案

  --物業管理人未有效履行管理維護職責,應承擔過錯賠償責任

  基本案情

  20**年8月23日,第13號強臺風“天鴿”在廣東沿海地區登陸,并正面吹襲中山。中山市政府有關職能部門先后多次發出緊急預警通知,啟動強臺風I級應急響應,將臺風預警信號升級為紅色,要求各行業和廣大居民切實做好避風防風措施。當日上午11時30分許,何某福駕車載其11歲女兒何某途經中山市某小區時,將車輛停放在小區外的公路邊,被小區樓頂墜落的一根長約6米、直徑10公分的鋼管斜插入車廂頂,造成何某嚴重受傷。經鑒定,何某構成三級傷殘、七級傷殘各一項。何某遂訴至法院,要求廣州某物業公司中山分公司、廣州某物業公司等承擔共同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中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廣州某物業公司中山分公司作為該小區的物業公司,負有對管理區域內建筑物的公用設施進行檢查、維修等職責。事發當日系強臺風天氣,中山分公司疏于防范或工作不到位,導致小區樓頂構筑物裝飾架的一鋼柱脫落釀成損害事故,應依法承擔相應損害賠償責任。在強臺風天氣情況下,何某的監護人即其父母無視風險帶何某外出,由此導致損害事故發生,其父母負有一定的責任,酌定由何某的父母對本案損害事故承擔30%的責任。20**年2月19日,判決廣州某物業公司中山分公司、廣州某物業公司共同向何某賠償各項損失合計95萬元。

  典型意義

  本案發生于強臺風“天鴿”登陸前的特殊天氣條件下,雖然受害人的監護人在此次事故中負有一定過錯,但物業公司作為小區管理人,在強臺風來臨前未切實履行好相關物業的檢查、管理和維護義務,存在管理上的過錯,與損害結果的發生存在因果關系,應依法承擔損害賠償責任。本案判決正確處理了特殊天氣、受害人本人以及物業公司之間的關系,合理界定三者對損害結果的作用力和責任比例,依法維護了受害人的合法權益。

物業經理人網 www.satnat.net

篇2:案例:員工過失拋物致人傷殘,用人單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高空拋物墜物典型案例:

  朱某明訴陽山縣某手袋廠等用人單位責任糾紛案

  --員工過失拋物致人傷殘,用人單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基本案情

  陳某強是陽山縣某手袋廠(以下簡稱手袋廠)的實際經營者,其租用陽山縣和平旅館的一樓和四樓作為手袋廠的工作場地。20**年1月9日,黃某燕在手袋廠四樓上班,期間將一捆半成品的手袋從四樓樓梯間直接拋下一樓樓梯口,砸到和平旅館旅客朱某明的頸部,朱某明當場昏倒在地。朱某明受傷后,隨即被送往醫院治療。經鑒定,朱某明四肢癱瘓,構成一級傷殘。朱某明訴至法院,要求手袋廠、陳某強及黃海燕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陽山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黃某燕因疏忽大意在四樓拋下半成品手袋導致朱某明受傷,二者之間具有直接因果關系。黃某燕作為手袋廠員工,受經營者陳某強的雇請在廠里從事手袋生產加工工作,將生產加工的半成品手袋從四樓運送至一樓是其工作內容,其通過拋運方式將半成品手袋從四樓運送至一樓,屬于執行工作任務。手袋廠作為用人單位、陳某強作為手袋廠實際經營者,應對朱某明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20**年5月14日,判決手袋廠、陳某強連帶賠償71.5萬元給朱某明。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四條“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的規定,黃某燕作為手袋廠的工作人員,其在拋運手袋過程中因疏忽大意導致他人受傷,用人單位及其實際經營者,應對他人損失承擔賠償責任。本案作為嚴厲打擊高空拋物的典型案件,有力警醒、教育各單位和員工將高空拋物納入“安全生產”范疇,絕不能為了“走捷徑”“圖方便”而不顧生產安全,對高空拋物行為不得心存半點僥幸。

篇3:案例:寵物高空墜落致人損害,飼養人應承擔賠償責任

  高空拋物墜物典型案例:

  彭某濤訴林某鳳等財產損害糾紛案

  --寵物高空墜落致人損害,飼養人應承擔賠償責任

  基本案情

  20**年8月6日上午10時許,彭某濤將其名下粵G76Z19號車輛停放在珠海市香洲區吉大嘉年華國際公寓樓下劃定的地面停車位上,該停車位處于嘉年華國際公寓2124號房陽臺外對應的地面位置。當日上午11時許,嘉年華國際公寓的保安于巡邏時發現一白色犬只從公寓樓高層墜落并砸中彭某濤的車輛,導致彭某濤車輛受損。彭某濤到達現場后立即報警處理,經調查,墜樓小狗系居住在墜落現場上方21樓的住戶即林某鳳與何某央所飼養。彭某濤訴至法院,要求林某鳳與何某央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裁判結果

  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林某鳳與何某央作為案涉墜樓犬只的管理人,未依法履行管理義務,對飼養的寵物犬疏于管理,以致寵物犬在活動過程中從陽臺墜落砸中彭某濤的車輛,給彭某濤造成損失,應承擔賠償責任。彭某濤將車輛停放于小區物業公司劃定的地面停車位上,林某鳳與何某央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彭某濤對于車輛的損失存在主觀故意或者重大過失,故此不能減輕二人的侵權責任。20**年1月9日,判決林某鳳、何某央賠償彭某濤損失1萬元。該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損害人民群眾人身、財產安全,極易造成人身傷亡和財產損失,引發社會矛盾糾紛。本案犬只飼養人疏于管理,以致犬只墜落砸損他人財物,飼養人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該案判決正確適用侵權責任法的規定,依法判決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保護了人民群眾財產安全,同時,警醒動物飼養人要嚴格飼養動物管理,做好安全防護措施,避免發生類似安全事故。

篇4:案例:多個物件脫落共同造成他人損害,由直接侵權人承擔責任

  高空拋物墜物典型案例:

  林某君訴王某慶等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

  --多個物件脫落共同造成他人損害,由直接侵權人承擔責任

  基本案情

  林某君、王某慶、孫某分別系深圳市南山區某社區七期21棟109號房、1009號房、909號房的業主,風華物業中心系該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20**年9月21日,王某慶房屋墜落的兩顆螺絲砸碎孫某房屋外沿的鋼化玻璃后,連同玻璃碎片墜落到林某君房屋陽臺的安全棚上,致使安全棚損壞。林某君遂訴至法院,要求王某慶、孫某和風華物業中心共同賠償其安全棚損害費5600元及相關損失。

  裁判結果

  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林某君為其訴求提供了照片、報警回執、收據、微信聊天記錄截圖等證據,已盡到基本舉證責任。王某慶未到庭應訴,亦未對林某君的主張及證據提出異議。結合法院依法向公安機關調取的《出警錄音錄像》、現場照片,現場照片顯示涉案安全棚被墜落的螺絲及玻璃碎片砸壞、王某慶房屋陽臺上散落的螺絲與墜落的螺絲外觀相同等,已達到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故認定王某慶系侵權人,應承擔賠償責任。鑒于孫某房屋外沿的鋼化玻璃顯而易見是由墜落的螺絲砸碎,且林某君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孫某、風華物業中心對涉案安全棚的損壞存在過錯,故林某君要求孫某、風華物業中心承擔賠償責任的依據不足,不予支持。20**年6月25日,判決王某慶賠償林某君安全棚損失共計5600元。該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多個物件脫落、墜落共同造成他人損害,損害結果能夠確定是由于具體侵權人的行為直接造成的,應適用一般侵權責任規則,由直接侵權人承擔責任,其他墜落物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沒有明顯過錯的,不承擔責任。本案中,人民法院通過舉證責任分配規則推動當事人積極查找證據,同時加大依職權調查取證力度,充分運用日常生活經驗法則,最大限度查找確定直接侵權人,有效維護了被侵權人的合法權益。

篇5:案例:物業公司未盡管理注意義務,應對外墻脫落致損承擔賠償責任

  高空拋物墜物典型案例:

  謝某文訴珠海市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等生命權糾紛案

  --物業公司未盡管理注意義務,應對外墻脫落致損承擔賠償責任

  基本案情

  20**年9月4日,謝某連與吳某英途徑珠海市粵海中路君蘭居小區內2棟1單元樓下時,被該建筑物外墻脫落的瓷磚砸中,導致謝某連頭部重傷,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經查,君蘭居小區于20**年建成并通過竣工驗收,建設單位為珠海市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房地產公司)。自君蘭居小區交付使用至案發時,一直由珠海市某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物業公司)提供物業管理服務。謝某連家屬謝某文訴至法院,要求物業公司和房地產公司共同賠償謝某連死亡的各項費用97萬元。

  裁判結果

  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君蘭居小區的開發商和物業公司于20**年1月簽訂《小區前期物業管理委托合同》,合同內容完全符合前期物業服務協議的要件。合同至今有效,故物業公司仍是君蘭居小區的物業管理人,應依據合同約定對包括外面墻在內的物業管理區域內共用部位、共用設施設備進行維修、養護和管理。雖然并沒有業主委員會授權物業公司對涉案外墻面進行維修,但物業公司應當盡到相應的管理工作,做好相應警示及安全防范工作,物業公司并未就此提供相應的材料加以證明,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應對謝某連死亡的損害后果承擔侵權責任。20**年11月18日,判決物業公司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89萬余元。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十五條規定,建筑物、構筑物或者其他設施及其擱置物、懸掛物發生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擔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中墜落的是建筑物的外墻,并非拋擲物品或其他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物品,應當由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依據過錯推定原則承擔責任。物業公司作為小區的管理人,沒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自己盡到必要的管理和注意義務,應當對外墻脫落造成的損害,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相關文章

国产一级无码精品_亚洲无码不卡宅男_2020无码天天喷水天天爽_天堂69亚洲精品中文字幕